都市异能 獵戶出山討論-第1646章 別開這種玩笑相伴

獵戶出山
小說推薦獵戶出山猎户出山
离开天京财经,之前如泰山般压在心底的积郁缓解了,还意外收获两个巨大的彩蛋。
他不知道影子会不会敏锐的嗅到经融危机的气息,但是他知道,如果自己不知道这个消息的话,到时候会死得很惨。
陆山民来到约定的地点附近转了两圈,在确定没有人跟踪之后才走了进去。
走进茶馆,仿佛穿越回到百余年前,茶馆虽然有些老旧破败,但里面的人却不少,老的少的,遛狗逗鸟斗蛐蛐的,挤挤攘攘,空气中充斥嘈杂和连茶香都掩盖不住的异味儿。
这种茶馆在天京已经为数不多,来这里的都是老天京人,这些人祖上或多或少都显贵过,如今没落了,也就只有来这里缅怀祖上的荣耀。
暖風微揚 小說
陆山民环顾了一圈,没有在人群中找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找了个人相对较少的角落坐下,要了一碗盖碗茶,入嘴苦涩,算不上好茶。
既来之则安之,陆山民倒也不心急,刚才与陶然之一番谈话之后,心境比之前要平稳了很多,但是脑海里还是不停的浮现出曾雅倩以及两个面容模糊的婴儿。
曾雅倩坚强,也不坚强。她的坚强很多时候来源于骨子里的倔强,她的柔弱很少在人前表现出来。
他现在犹清晰的记得那个晚上,曾雅倩带着他去捉奸。
当他用砖头使劲儿砸房门的时候,她阻止了,趴在门上哭得撕心裂肺。
还记得她当时哽咽着说的那句话,‘爸,回家吧,妈妈做好饭菜等着你’。
陆山民心头喃喃自语,“都说孩子是母亲的心头肉,雅倩,你现在该有多么的伤心欲绝”。
‘雅倩,你又理由恨我,是我连累了你们母子。但是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他们找回来的’。
陆山民心头疼痛,思绪游荡,手指泡在了茶碗里也没有察觉到,直到参茶的服务员提醒,才把他从思绪中拉了出来。
抬起头,陆山民立刻注意到右方有一道目光投向了他。
陆山民转头看过去,不远处的门廊下有一个胖子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他。
陆山民的第一反应是有人跟踪他,但是很快又否定了,进来之前他反复确认过,没有人跟踪,以他如今的境界,不可能出现这种低级错误,而且哪有跟踪人一直盯着人看的,想来只是对方认错人了。
陆山民没有再理会那个胖子,不过那胖子却缓步朝他走了过来,一边走还一边朝他挤眉弄眼。
胖子来到陆山民身前,指了指旁边空着的位置,“我可以坐下吗”?
陆山民抬眼看了胖子一眼,满脸横肉,一双咪咪眼镶嵌在眉下两个凹陷处,看上去有些滑稽。
“对不起,已经有人了”。
胖子嘿嘿一笑,像是没听懂陆山民的话一般,直接一屁股做了下去。
陆山民心头不悦,不过并没有表现出来,也没有发声喊他起身。
胖子朝柜台方向招了招手,扯开嗓门喊了声‘来碗儿大碗茶’,随后转头笑嘻嘻的看着陆山民,“在等人”?
陆山民眉头微皱,抬眼仔细盯着眼前这个胖子,之前粗看还没觉得异样,现在仔细一看,总觉得这种脸有些怪异,不自然。
胖子并得意一笑,装腔作势的打了招猴拳。
陆山民微眯着眼,试探性的问道:
“金丝猴”?
胖子猥琐的笑了笑,“能把你都瞒过去,看来挺靠谱”。
陆山民端起茶碗喝了口茶,“整容了”?
胖子说道:“我们组织有个绰号叫变色龙的家伙,祖上的手艺”。
陆山民皱着眉头说道:“你们到底都是些什么人”?
金丝猴瘪了瘪嘴,肥大了一圈的脸庞看上去很自然,若不是近距离仔细观察,很难发现异样。“都是些没落的江湖艺人”。说着耸了耸肩,“没办法,谁叫老大是个穷光蛋,这些人稍微要好养一些”。
陆山民看了一圈四周,他实在不太喜欢这种地方,遗老遗少的氛围太浓了,充满了腐朽的味道。
“就不能换个地方见面”。
金丝猴无奈的摊了摊手,一张圆脸上写满了真诚的委屈。“经费有限,这里的茶便宜”。说着伸出无根手指说道:“我们现在的出勤费用是五十块,多了要自己掏腰包倒贴”。
陆山民放下茶杯,“不用在我面前装穷,我今天找你不是要钱的”。
金丝猴长舒一口气,赶紧双手合十念了声‘阿弥陀佛’,然后端起茶杯喝了口茶压惊,他是真被陆山民要钱要怕了。“只要不是要钱,什么事情都好商量”。
陆山民盯着金丝猴的眼睛,缓缓的说道:“我要见左丘”。
“啊”!金丝猴手一抖,茶水洒了他一裤裆。“你要见谁”?
“左丘”!
金丝猴一脸的为难,不过这张脸在露出为难表情的时候显得格外怪异,看来这种传统的江湖易容术还是有一些缺陷,在表情的表达方面有些差强人意。
修仙者大战超能力
“要不咱们还是谈谈钱的事情”。
陆山民不紧不慢的说道:“也可以,一千万”。
金丝猴一顿抓耳挠腮,“陆总,不骗你,我们是真穷,我有三个月没领工资了”。
陆山民淡淡道:“那就让左丘出来见我吧”。
金丝猴舔着脸说道:“大哥、大爷,您就别让我为难了”。
陆山民把玩儿着手里的茶碗,风轻云淡的说道:“我不是在跟你商量”。
金丝猴心里有些打鼓,他发现今天的陆山民与以往有些不一样。“出了什么事”?
陆山民抬眼盯着金丝猴的眼睛,反问道:“你不知道”?
看着陆山民平静得异常的眼神,金丝猴有些发憷,“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那就找个知道的来见我”。陆山民的语气很平淡,但是却充满了不容置疑的坚决。
我靠大佬稳住男团C位
金丝猴小眼珠子咕噜噜的转了几圈,说道:“陆山民,相信你也理解我的苦衷,我算哪根葱啊,是不是,关键是他不想见你”。
陆山民冷冷一笑,“是不想见?还是不敢见”?
金丝猴叹了口气,“你应该相信他”。
陆山民昂起头,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着金丝猴,“我不是一直都在相信他吗”?
金丝猴劝慰道:“那就再相信他一次,给哥一个面子,不要让我为难,好不好”?
“呵呵”,陆山民冷冷一笑,“你的面子”?“值多少钱”?
“我、、”金丝猴无言以对,下意识的看了看门口方向,“我肚子疼,先去上个厕所,你在这里等我”。说着就捂着肚子起身,不过屁股刚离开凳子,手腕就被陆山民一把抓住。
“我不介意你就拉在这里”。
金丝猴欲哭无泪,使劲儿的抽了抽手,但陆山民的手如金箍一样死死的扣住他的手腕,动弹不了分毫。
“我介意啊,兜着一裤子的屎,我冤枉啊”。
陆山民声音冰冷的说道:“这个世界上冤枉的人多得很,多你一个不多”。
金丝猴近乎哀求的说道:“与我无关啊,你就放过我吧”。
陆山民手上一用力,金丝猴被拽得一屁股重新坐回到座位上。
陆山民缓缓的转动着茶盖,“我以前对人太好了,以至于所有人都觉得我很好说话”。
金丝猴细声埋怨道‘没觉得你对人多好啊’。
陆山民抬眼看了金丝猴一眼,“那是因为你没看到我狠的时候”。
“哎”,金丝猴长叹一口气,背靠着椅子,翘起二郎腿,心想不就是耍无赖嘛,谁还不会。
“既然走不了,那就不走了,以后我就跟着你吃,跟着你住,还能把饭钱给省下来”。
陆山民放下茶碗,缓缓道:“你觉得我拿你没办法”?
金丝猴瘪了瘪嘴,阴阳怪气的说道:“谁敢小瞧你啊,大名鼎鼎的陆总,武道顶峰的高手,随手一捏就能像捏死一只蚂蚁那样捏死我”。
说着,金丝猴把胖胖的圆脸往前伸,抬起肥嘟嘟的手拍了拍额头,“来吧,往这里打,一巴掌拍死我”。
我的合成天赋
陆山民放下茶盖,双眼平静的看着金丝猴,抬手缓缓朝着他的脸伸过去。
金丝猴仰起头,摆出快来弄死我的表情,“快点,是男人就别墨迹”。
陆山民嘴角微微翘起一抹冷笑,手已经放到了那张圆脸上,入手柔软而有弹性,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制作的。
金丝猴丝毫没有害怕,任由陆山民在脸颊上揉捏,不过下一秒,他就感觉到脸颊一阵剧痛,不等他反应过来,当然,他反应过来也没用,假脸就被陆山民一把给扯了下去。
金丝猴赶紧抬手捂住脸,“啊”!“好痛”!
陆山民看着手里的假脸,又用力捏了捏,顺手揣进了衣兜里。
“走吧”。
“去哪里”?金丝猴放开双手,面部神经还因疼痛而控制不住的颤动。
陆山民淡淡道:“故宫、颐和园、王府井都可以,哪里人多,哪里热闹就去哪里”。
金丝猴脑门儿嗡的一声,脸上的冷汗刷的一下流了出来,以至于都忘记了脸颊的疼痛。
“陆山民,这种玩笑可不能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