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小說 青葫劍仙 愛下-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反擊開始分享

青葫劍仙
小說推薦青葫劍仙青葫剑仙
“呵呵,在下鲁木生,上次落枫寺匆匆一别,如今三天过去,不知道朱城主的伤势恢复了几成?”梁言眯了眯眼睛,脸上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天是红河岸
他此言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是脸色微变。
朱友清受伤了?
那粗犷男子和耄耋老者第一个转头, 向身后的朱友清看去。
但见朱友清倒背双手,脸色红润,气息源深似海,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受伤之人。
然而下一刻,朱友清的话却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承蒙道友剑下留情,朱某这几天日夜调息,现在已经完全恢复!”
听到这句话,院中的五位通玄境修士全都瞪大了眼睛,彼此对视一眼,心中想的都是:“朱城主的意思是……….他真的受了伤,而且是被眼前这个通玄境的人所伤?此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想到这里,五人都不约而同的后退了一步,就连刚才冲在最前面,想要擒拿梁言的粗犷男子,此刻也都退到了院子后方,大有情况不妙立刻开溜的架势。
不过梁言并未对他们出手,只是微微一笑,露出了玩味之色。
“已经完全恢复?恐怕不见得吧?”
朱友清的脸色陡然一变,冷冷道:“鲁道友此话何意?”
“没什么意思,就是想试试朱城主的手段!”
冰山之雪 小說
话音刚落,梁言便抬手一挥, 一道青色剑光疾驰而出, 仿佛蛟龙过海,瞬间越过院中五人的头顶, 直奔朱友清斩去!
这一下变化太过突然, 梁言出手又毫无征兆, 在场的五人虽然都有通玄中期的境界, 但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剑光已经掠过了自己的头顶。
所有人都惊出了一声冷汗。
还不等他们有所反应,剑光已经到了朱友清的面前,只见这位浩天宗的副宗主,广陵城的城主,此时脸色凝重无比,双手齐出,虚空连拍,一股浩荡的纯阳之力在自己身前汇聚,化为一只赤红仙鹤!
昂!
随着一声嘶鸣响起,剑光刺入仙鹤,青色剑气和纯阳之力交缠不休,一片光晕扩散开来,将其余五个通玄境的修士都震飞了出去。
噗通!噗通……….
接连五声巨响传来,这五人都撞在了别院的围墙上,各自撞出了一个大洞。
不过这里的声音却没有一丁点传出去,因为梁言进入院子之前,就已经在四周随手布置了隔音禁法。
此时此刻, 院中的赤红仙鹤与蜉蝣剑丸僵持在了一起,两者激烈争斗, 互不相让!
这种局面持续了半盏茶的功夫,虽然表面上看去谁也奈何不了谁,但仔细一瞧,就能发现朱友清的气色有些改变,之前那种神完气足的红润脸色已经渐渐消失,转而变得有些苍白起来,甚至额角还有细密的汗水。
而反观梁言,从始至终都是一脸轻松的模样,身上气息连一点起伏都没有,看上去丝毫不受斗法的影响。
砰!
一声脆响传来,青色剑光和赤色纯阳骤然分开,却是梁言掐了个法诀,主动把蜉蝣剑丸收了回去。
眼看梁言收了神通,朱友清脸色一松,赶忙收了纯阳之力,稍稍喘息了一口气,脸色又重新变得红润起来。
他定了定神,目光看向梁言,脸上满是惊疑之色。
“鲁道友,你这是干什么?”
“城主莫要误会,鲁某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看看城主到现在究竟恢复了几分实力。”梁言打了个哈哈,笑道:“如今看来,经过这三天的恢复,朱城主恢复的实力只怕还不到五成吧?”
朱友清知道自己的伤势已经被对方摸了个清楚,索性不再隐瞒,开口道:“鲁道友好眼力,不过在下有个疑问。当日在落枫寺中,大家合力与静渊一战,应该都被那魔头的煞气侵入了体内才对。如今才只过去三天而已,看道友的样子莫非已经完全恢复?”
“不错,鲁某刚好有一门秘术,能够克制静渊的煞气。如今我已恢复到全盛的实力,不是鲁某夸口,就算你们院中所有人加起来,也不是鲁某的对手!”
“哼,我相信你有这个实力!”朱友清眯了眯眼睛,淡淡道:“可是道友在这个时候潜入我们城主府,恐怕不是来找朱某的晦气吧?”
“不错。”梁言笑了笑,点头道:“你我之间虽然有些恩怨,但不妨碍现在的合作。如今二皇子得势,打压你们西北七宗,如果六公主再被他除掉,那浩天宗以后的日子也不好过吧?”
“你要我出手帮助轩辕凌薇?”朱友清瞬间就明白了梁言的来意。
“呵呵,朱城主是明白人。如今轩辕浩宇身边的高手尽出,都去外面捉拿轩辕凌薇了,却没想到我们反其道而行之,现在轩辕浩宇身边只有儒神将和一个叫‘洛神’的高手,如果朱城主肯帮助我们,未必没有机会反败为胜!”
“哼,你说得轻巧!”
朱友清冷哼一声,开口道:“如果此行没有成功,那今后我们浩天宗就要背一个‘叛城’的罪名,与其去赌,不如老老实实在这里待着,等风平浪静之后,顶多受到一点打压而已,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梁言一直察言观色,听了朱友清这番话,心里却是明清的。
这老贼绝不像他说得那般轻松,既然都说了是“赌”,无非要看赌注的筹码够不够罢了。
“呵呵,朱城主放心,只要你答应助我们一臂之力,事成之后,六公主承诺将广陵城封为西北七宗的附属城池,今后轩辕军再也不会出手干涉。”
“此言当真?”
朱友清还没说话,那旁边的五人已经先一步出口,脸上满是惊喜之色。
“诸位放心,来之前六公主已经亲口和我许下承诺,鲁某刚才所说,绝无戏言!”梁言脸色认真地说道。
那五人听后,不约而同地把目光看向了朱友清。
“朱城主,这口鸟气我实在忍不了,不如就答应他吧?”粗犷男子率先开口。
清丽女修也附和道:“不错,那轩辕浩宇小肚鸡肠,睚眦必报,六公主如果倒了,只怕他就更加肆无忌惮了,到时候我们的日子都不好过!”
“我们西北七宗以浩天宗马首是瞻,只要朱城主一声令下,我等必定调集城中修士,响应这次行动!”
眼看所有人都被说动,那朱友清皱了皱眉头,不过下一刻就舒展开来,哈哈笑道:“鲁道友好魄力,竟然在这等困局之中还想着如何反击!既然如此,那朱某就陪你玩上一把又如何?”
“朱城主英明,这个决定是最正确的!”梁言见他答应,不由得微微一笑,又接着道:“兵贵神速,咱们现在就出发吧?”
“这个当然………不过外面那些巡逻的轩辕军却有些麻烦,虽然修为不高,但却布置了轩辕军的探测法阵,本座只要从这里出去,立马就会被他们发现。”朱友清皱眉说道。
“此事不必担心,鲁某早有预料。”梁言指了指自己腰间的太虚葫,笑道:“请几位道友委屈一下,先到鲁某的洞天法宝之中暂避,鲁某自有办法带你们出去。”
朱友清听后,和其余几人对视一眼,都没有反对,轻轻点了点头。
梁言见状,抬手一拍腰间的太虚葫,用一道白光卷了众人,把他们收进了葫芦里面。
太虚葫内部自成空间,小九乃是洞天之灵,也就是这一方世界的主宰,几人进入空间之后,他听从梁言吩咐,立刻造出一座巨大的宫殿,将几人安置在里面,同时也隔绝了他们的神识,不让栗小松、神树、养剑谷等重要的东西暴露。
做完这一切之后,梁言抬手掐了个法诀,再次化为一道不起眼的灰芒,又故技重施,利用天机珠的遮掩穿过了围墙禁制,同时用剑气灭了禁制产生的细微波动。
从始至终,都没有引起巡逻修士的半点注意。
灰芒钻出了城主府,沿着街道一路向前,“嗖!”的一下窜入了小巷之中,等到再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是一个皮肤黝黑的中年男子了。
春风茶坊就在城主府的附近,梁言现出身形,走过几条街道,很快便重新回到了茶坊之中。
他当初进入迦蓝商会的时候,就是幻化成现在这个黝黑男子的模样,春风茶坊的伙计既然负责暗中联络,自然一眼就认了出来。
和之前一样,一个伙计把他带上了二楼,进入雅间,又回到了刚刚离开的花园之中。
轩辕凌薇、谭有礼,还有茶坊掌柜曹英都在。
花园的中间,有一头苍青色的神牛,头上无角,腹下也没有四蹄,只有一只粗壮的牛脚长在肚子中间,看上去十分古怪。
“罗刹魔牛!”
梁言眯了眯眼睛,当初在禁地的时候,自己见识过这头魔牛的实力,堪比渡一难的化劫境修士。
如今这头魔牛的体型已经缩小了数百倍,只有寻常房屋大小,一个硕大的鼻头向上高高拱起。
而在它面前还有一个小型法阵,紫杉娇小的身躯正盘膝坐在法阵中央,此时双目微闭,一条若有若无的灵根虚影出现在她的脑后。
忽然,罗刹魔牛仰天嘶吼一声,周围翻腾出大片雷球,本来就不大的花园空间瞬间震动起来,周围的假山奇树倒了一片。
“小武!”
轩辕凌薇叫唤了一声,上去轻轻抚摸着魔牛的额头,在她的抚摸之下,这头魔牛很快就停止了骚动。
“成了!它已经完全记住了紫杉的灵根,现在随时可以出发了!”轩辕凌薇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兴奋之色。
原本盘膝坐在地上的紫杉也睁开了双眼,从法阵之中蹦了出来,眼中闪过一丝激动的神色。
“这么多年了,终于有机会替妹妹报仇了………..”紫杉口中喃喃道。
“放心,二哥会为他这些年所犯的罪行付出代价的!”轩辕凌薇拍了拍紫杉的肩膀,脸色坚定地说道。
“咳咳!”
梁言此时走上前来,轻轻咳嗽了一声。
“咦?鲁兄这么快就回来了?进展如何?”轩辕凌薇看见梁言,立刻开口问道。
“幸不辱命!”
梁言微微一笑,抬手拍了拍自己腰间的太虚葫,只见白光一闪,现出六人的身影,当先一人正是广陵城城主朱友清。
“六殿下,我们又见面了!”
朱友清是化劫境的修士,见到轩辕凌薇可以不拜,此时只是微微颔首,算是行了个见面礼。
轩辕凌薇抿嘴一笑,冲对方盈盈一礼,道:“晚辈轩辕凌薇,见过朱前辈,早就听说‘赤阳尊者’的名头,果然是名不虚传!”
她身为轩辕破天之女,行事稳重,举止得体,没有轩辕浩宇那种狂傲之态,朱友清等六人见状,都是微微点头。
“公主多礼了。”
朱友清脸色凝重地说道:“我们此行是来助你一臂之力的,你那二哥倒行逆施,手段残暴,趁着陛下闭关的这些年,党同伐异,打压各大宗门世家不说,如今还要对自己的同胞出手,简直就是禽兽不如!”
“是啊,我们西北七宗同气连枝,同进同退,在下狂风谷大长老欧阳真如,愿为六殿下效犬马之劳!”粗犷男子上前一步,向轩辕凌薇拱手道。
“在下玉鼎府段天行,愿为殿下效力!”
“小女子林施施,白雾斋二长老,愿以殿下马首是瞻!”
………
眼看众人纷纷表态,轩辕凌薇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喜色。
“广陵城附近,就属你们西北七宗的势力最大,如今有六宗都站在凌薇这边,想必大事可成!”
“事不宜迟,轩辕浩宇绝对想不到我们已经出来了,只怕还在派人监视城主府,现在动手,绝对能杀他个措手不及!”欧阳真如提议道。
“此言甚是。”
旁边的段天行和林施施等人都点了点头,各自取出一张符箓,向内打入几道法诀,然后凭空烧了。
“我等已经传讯各部弟子,到时候在外面牵制轩辕浩宇的轩辕军,我们则可以趁乱直捣黄龙!”
“好,算算时间,闻香商会那边也差不多要行动了,咱们也动手吧。”梁言看向轩辕凌薇,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