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妙手小野醫笔趣-第七十三章 我不夠漂亮嗎相伴

妙手小野醫
小說推薦妙手小野醫妙手小野医
经过刚才的事情之后,龙家的人对秦天的态度更加的恭敬了。
而龙珂儿看秦天的眼神,已经不再是感兴趣那么简单了。
这个在人前无比耀眼的龙家大小姐,她的心彻底被秦天俘虏了。
尽管所有的一切都是秦天事先安排好的,无论是出于什么目的,秦天的伟大形象,都深深地刻印在龙珂儿的心底,谁也无法抹掉。
在龙珂儿的心理,仿佛秦天就是一个料敌先机的大师一般,无论什么事都瞒不住他的眼睛。
平时看这个家伙流里流气的,说话也有点不太正经,可秦天做的这些事,却彻底改变了龙珂儿对秦天的这份特殊的情感。
龙珂儿心理的那颗爱的萌芽,也随着这件事的发生,而悄然发芽。
秦天随着龙家的人去了酒店的套房里。
此时,秦天正在用针灸为龙珂儿脸上的伤进行治疗。
龙珂儿脸上刚才还火辣辣的疼痛,仿佛不感觉一点疼痛,她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正在专心为自己治伤的秦天。
“喂,我说珂儿,我脸上又没长花,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秦天一边给龙珂儿扎针,一边笑着问道。
“我……”
龙珂儿脸色一红,尴尬、羞涩复杂的情绪充斥着她对爱情懵懂的心脏,尴尬地岔开话题:“秦大哥,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是不是想问我如何看透赵家的这些事情?”秦天不屑地笑道。
我会让你喜欢上我的!
“你……你怎么知道?”龙珂儿显得十分惊讶,这一刻,她对秦天更加的佩服了。
“都写在你的脸上呢,傻子都看得出来,何况,发生这样的事情,你最想弄清楚的,就是我一个外人如何看出破绽的,这并不难猜!”秦天仿佛能把所有的一切都掌控在自己手心里一般,自信满满地笑了。
“秦大哥,我爷爷曾对我说过,最厉害的人并不是武功有多厉害,也不是在某个领域取得多大的成就,而是能够掌控全局,还能将自己置身事外的人,而你……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我怎么听着这不像夸我呢?我可是为了你们龙家的事情,把赵家的人得罪死了,他们要是找人杀我,你们龙家可不能不管……”
“扑哧!”
看着秦天那故意装出害怕的样子,龙珂儿不紧张反而笑了:“喂,你这个家伙怎么这么讨厌?这个世界上,谁能杀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我可是按照你的意思,把我黄花大闺女的名声都给搭进去了,你别不知好歹……”
“不是,我怎么越来越觉得你要讹上我呢?你的这一番话我听着怎么这么渗人呢?”
“就是讹上你了,怎么了?我一个女孩子都没说什么呢,你还是不是男人?”龙珂儿的嘴角勾出一道极其迷人的弧度,双眼白眼一翻,没好气地继续说道:“秦大哥,我爷爷他可是个说一不二的人,说出去的话从来没有收回来的,就在刚才在酒会上,他跟所有人介绍,你是龙家的孙女婿,你……”
“得,打住!”
秦天脸色一沉,刚要扎下去的银针,又收了回来,有些不悦地盯着龙珂儿说道:“龙大小姐,我帮忙还帮得把自己搭进去了?我越听越觉着我已经掉进狼窝了呢?”
“你说谁是狼呢?”龙珂儿一听,顿时恢复了她龙家大小姐的性格,双眼一瞪,那霸道、蛮横、刁钻的性格毫无掩饰地流露了出来。
“行行行,我是狼行了吧?”
秦天可不敢招惹龙珂儿这样一个古灵精怪、蛮横霸道的大小姐,俗话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惹上这么个女人,秦天可就麻烦了,想甩都甩不掉。
“哼……这还差不多!”龙珂儿见状,得意地笑了笑。
黑山老農 小說
不过,微微一顿,龙珂儿又轻咬了一下下场,低声问道:“秦大哥……我……我还能住在晓倩姐那吗?”
“那你得问她去,又不是我的房子,问我干什么?”秦天立即将包袱丢给了苏晓倩。
“我这不是怕你误会嘛,再说了,晓倩姐姐什么都听你的,如果你不同意,她肯定得赶我走……”
“你从哪看出来她听我的?别胡说八道,她可是我师姐,从我到富州城以来,她可是处处管着我,很多事都瞒着我呢。”
“扑哧!”
龙珂儿再一次被秦天的话逗笑了,并不是秦天的话有多好笑,而是此时秦天的样子让龙珂儿仿佛看出了什么。
“笑什么?”秦天皱眉问道。
“没想到你天不怕地不怕,连赵家都敢得罪的人,也有怕的人?”龙珂儿赶忙笑着试探性问道。
“谁说我怕他了?懒得理你……”
说实话,秦天对八个师姐中,最尊重的就是三师姐苏晓倩,从小到大,三师姐苏晓倩是对他最关心的一个,也是对他照顾最多的一个,当然,这并不是说秦天和其他几个师姐的关系不好。
从个人情感来说,秦天和苏晓倩之间的感情,是无人可以替代的。
“你是不是喜欢晓倩姐姐?”
“嗡!”
突然,龙珂儿的一句话,把秦天问的有些猝不及防,秦天的表情微微一僵,不过只是很短暂的时间,随后就立即恢复了自然,冷笑一声:“龙大小姐,你好歹也是龙家的大小姐,能不能不这么八卦?那是我师姐,你能不能不胡说八道?”
“可我从你的眼神、表情,还有平时对晓倩姐姐的态度,都能看出来,你喜欢她。”龙珂儿说话之时的表情极其严肃,其实她在说这一番话的时候,还有另外一番用意,就是试探秦天对苏晓倩的这份情感,是不是已经超越了师姐弟的界限。
然而,龙珂儿并没有从秦天的身上得到答案。
秦天保持了沉默,一挥手,所有扎在龙珂儿各处穴位上的银针,以闪电一般的速度,被收了回去。
下一秒,他啥也没说,转身走到了落地窗前,望着富州城的夜景。
与此同时,龙震天、龙苷正在旁边的一个房间里,接待着今晚酒会的那些客人。
哪怕这些人身份举足轻重,却没有一个人敢像秦天这样,在龙震天面前倨傲而立,冷眼俯视所有人。
高冷的目光,负手而立,宛若神祗一般思考着什么……
龙珂儿望着秦天,她喃喃自语着:“这个家伙我越来越看不懂了,别人都是巴不得和我多待一会,可他……竟然连多看我一眼都不愿意……难道……我不够漂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