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太莽 起點-第十三章 夫妻同心,其利斷金熱推

太莽
小說推薦太莽太莽
时光飞逝,转眼已是半月后。
地底深处的洞府内鸦雀无声,大厅之中,暖黄的灯光洒在角角落落,场景与最初没区别,但不同的是,屋子里笼罩上了蒙蒙白雾,原本需要灵气驱动的日常器具,也都发挥起了作用。
白雾是浓郁到肉眼可见的天地灵气,换在平时,浓度已经堪比福地风水穴位,足以供玉阶修士正常修行。
但此时此刻,白雾之间却出现了两个明显的漩涡,就如同水池下面多了两个漏斗。
从左凌泉身上源源不绝涌出的精华,被两个气质截然相反,却同样貌美若仙的女子,如饥似渴的纳入红唇之间……
虽然形容不太恰当,但实际情况确实是如此。
左凌泉白色地毯上盘坐,玉堂、莹莹、梅近水三个各有千秋的大姐姐,则呈三角形围在左凌泉周边,
结成了一个刚开创出来的阵法。
法阵以左凌泉为阵眼,用神使的身份操控太阴神力,梅近水施展独创法门,化阴阳之力为五行灵气,
相当于把他当做转化器。
此地太阴之力充裕至极,转化速度很快,左凌泉早已恢复全盛之姿,但要喂饱玉堂和梅近水,还是有点望洋兴叹之感。
左凌泉试图注满堂堂的身体,但认真运功半个月,凝练的天地精华犹如送进了无底深渊,根本不见边际如果不出意外,修行会持续几个月,直至两人恢复伤势、气海充盈,再一起出去灭掉萧青冥。
但暗中的对手,显然不会给他们这么长的喘息时间。
鸦雀无声的大厅中,左凌泉安静盘坐,正认真运转法决之际,忽然听见轰隆隆…的声响,整个洞府出现了些许晃动。
四人警觉性很高,同时停下功法运转,睁开双眸看向上方。
“怎么回事?”崔莹莹有些茫然。
上官玉堂略微感知:“地龙翻身。“
“地震?”左凌泉眉头一皱,感觉有点不妙。
而事实也如他所料,话语刚落,洞府所在的基岩就开始晃动,虽然洞府整体构架安然无恙,外面的石壁却出现了裂痕。
咔咔咔一一梅近水站起身来:“事前勘探过此地,不可能出现意外,必然是有人诱发了地龙翻身。“
左凌泉仔细感知:“没察觉灵气波动,怎么诱发的地震?“
上官玉堂取出了金锏,玄武盾也浮现在了背后:
“听动静应该是以洪水冲垮山根,致使整个山体动摇,洞府所在之处山体中空,动静反馈与别处有差异,萧青冥必然能听声辨位发现洞府所在,恐怕很快就到;凌泉,你跟我先出去,你们俩殿走后面。”
面对一位仙君,还是以狡诈出名的散修,没人敢大意。
梅近水内视气府经脉:“我伤没痊愈,你呢?“
“伤势比你好些,气海恢复不到三成,萧青冥若是全盛,不好打,找机会脱身吧。“
上官玉堂走出大厅,没有动用术法,直接跃起沿着山体裂开的缝隙,往地表攀去。
左凌泉回头看了眼,有点不放心莹莹,但梅近水蔫儿坏不假,对莹莹的关爱也有目共睹,所以他只说了声:“你们当心”就跟了上去。
崔莹莹目送两人身影消失后,才隐匿声息,和梅近水小心上浮至地表…
—–
轰隆隆――
搅动风雨的雷暴,
把天地变的忽明忽暗,地动山摇带来的塌方和泥石流,转瞬摧毁了山野间的一切。
上官玉堂冲出地表,犹如掠过夜空的飞燕,没带起任何声息,落在了一颗已经倾斜的古木树干上,左手提玄武盾,双眸如鹰迅速扫视电光下的山野。
左凌泉腰间两把仙剑交错,落在上官玉堂背后,为防被对手发觉,不能以神识探查周边,只能靠听力和视觉来分辨敌情。
唰涮唰――
除开地动山摇和暴雨,周边似乎没有任何异样。
但上官玉堂扫视不过一瞬,目光就锁定了两里开外一座正在垮塌的山壁下方。
上官玉堂目光微凝,瞬息爆发出最强气势,冲向山壁,自夜幕之下看去,就好似大地上忽然冲出一条金色长龙。
轰隆―
左凌泉反应丝毫不满,提剑相随紧跟玉堂身位,但彼此道行差距有点大,只是一个起步,就被玉堂甩开了半里距离。
也是在此时,左凌泉发现冲出去的老祖身形猛顿,似乎意识到不对劲,他心底也生出一股毛骨悚然之感!
左凌泉暗道不妙,甚至来不及探查下方,手中惊堂剑已经跟随战斗本能出鞘,一剑刺向对手最可能出现的位置。
飒――
剑鸣如泣!
左凌泉战斗直觉强到非人,这次依旧猜对了,如果对手是妖刀古辰之流,必然被这一剑的锋芒逼退。
但可惜的是,藏于暗处声东击西的对手,是一名货真价实的仙君。
萧青冥散修作风贯彻始终,从不讲究什么武德、身份、是否阴险下作,只要出手便是无所不用其极。
就在两人当空掠过的瞬间,把自己埋在泥石流下收敛全部声息的萧青冥,也在顷刻间爆发出了战神’的浩瀚气势。
轰一左凌泉下方的大地,被强大气劲撑起,化为半圆形的隆起,方圆足有百余丈,表面布满蛛网裂纹,裂纹之间是近乎狂暴的土黄色流光。
“死!“
地底传来沉闷爆喝,继而隆起的地表炸开,一道硕大拳影直击空中小如米粒的左凌泉。
散修从来都是走‘杂家’,万事靠自己,武学、术法、炼器、医术什么都得学,萧青冥的武道造诣,
肯定没有专精一道的武神剑神高,但能位列仙君,这一拳也有了武道极境之威,打个玉阶后期的小剑修,属于杀鸡用牛刀。
左凌泉出剑速度登峰造极,但和山巅最强十人比起来,中间还是差了十来个江成剑,能反应过来已经属于战斗直觉非人,想正面挡下一击谈何容易。
在命悬一线的压迫下,左凌泉本能调动了一切可用力量,天幕之上传来了一股浩瀚神威,只是心念一动,竟然就硬生生在面前撕开了一道空间裂口。
这是忘机修士常用的御敌之法,也只有这一招,能规避萧青冥摧山震海的恐怖气劲。
但左凌泉终究没入忘机,靠着古神低语施展出越境神通,也难以游刃有余操控,只能吞没拳风聚力于一点的正面,边缘余波落在身上,依旧是重伤的下场。
好在上官玉堂战斗素养登峰造极,冲出去的瞬间,已经察觉不妙,强行折身回到了左凌泉面前,带有玄武浮雕的巨盾挡在了两人面前。
咚一一天幕之上发出一声雷鸣般的爆响。
拳影落在玄武盾上,震开了密集雨幕,以盾牌为中心,在黑云之下冲出一个巨大空洞。
面对萧青冥全力一击,上官玉堂格挡的并不轻松,哪怕玄武盾没有破防,势不可挡的冲击力,依旧传递到了支撑巨盾的双臂之上。
上官玉堂伤势没有痊愈,气海也不充盈,不好硬抗化解,身形顿时往后飞去,撞在了左凌泉怀里,两个人一起被砸向了高空。
轰――
左凌泉被玉堂撞进怀里,并用什么温香入怀的旖旋,感觉更像是一面城墙砸在身上,自己变成了卸力的缓冲,被震得气血翻腾发出了一声闷哼。
好在冲击力九成被玄武盾抵消,左凌泉还不至于被震伤,飞向高空的半途,抱住了上官玉堂,当空稳柱身形,帮忙抵消冲击。
对手露面,梅近水和崔莹莹自然不会看戏。
梅近水在萧青冥出手的瞬间,已经从地底冲出,双手虚抱,掌心之间出现青紫雷球,继而雷矛便如同连珠箭般,激射向萧青冥。
可惜,梅近水伤势远比上官玉堂重,萧青冥又从纯阳雷法的痕迹猜到了梅近水,对其本就有所提防。
在雷矛激射而来时,萧青冥已经抬手掐诀,周身出现三个土黄阵纹,围绕身体回旋,雷矛落在阵纹上并未炸开,反而被瞬间拆解,化为雷霆之力导入大地。
滋滋滋…
雷矛持续转瞬就停了下来,雨幕也重新覆盖了大地。
惊天动地的一轮交手后,五人都定住了身形。
上官玉堂和梅近水没有再抢攻,都皱起了眉头,露出了一抹凝重。
两人都能看出,萧青冥浑身无伤处于全盛,就是不知道气海是否充盈;如果气海储备也足够充裕的话,再打两轮没取得战果,她们必然因为后继无力陷入颓势。
萧青冥一袭灰袍站在阵纹之内,也没有急于动手。
毕竟上官玉堂和梅近水同时现身,威摄力还是有的,没人敢大意。
从刚才的交手,萧青冥察觉到两个山巅女仙君锋芒不够盛,肯定受了伤。
仙君级别的强者,只要气海充盈,就只有战死,没有重伤不愈的说法;伤既然没好,那必然是气海难以支撑修复体魄伤势,两个人的气海储备,大概率只能维持一轮全力搏杀。
萧青冥有把握扛过一轮,带对方不止这两个老熟人,他把目光放在上官玉堂背后的陌生年轻人身上,
目光有些狐疑。
刚才萧青冥选择先杀左凌泉,是因为他熟悉上官玉堂,再强心中也有个估量;而那个在内陆湖出剑的剑客,哪怕境界不高,却掌控着他没接触过的‘未知’力量。
禁爱总裁,7夜守则
对走到修行道尽头的强者来说,‘未知’的可怕远超过同境强者,如果不把这隐患先解决,很可能面临预料之外的情况。
方才萧青冥通过天幕上的动静,察觉到此子掌握的,可能是凡人不可能掌握的‘太阴神力’。
在有未知力量干涉的情况下,萧青冥贸然血拼,显然是不智之举。
乌云汇聚,雨幕从新落下,分处天地各处的五人,无声对峙。
萧青冥扫视四人片刻后,收起了抬起的双手,换为负手而立,脸上露出如见老友的笑容:
“萧某当是谁呢,原来是梅道友、上官道友,刚才不明敌我,有所得罪,还请两位老友见谅。”
萧青冥当年打过窃丹之战,和梅近水、上官玉堂并肩作战过,而后也到东洲数次造访借福地,说是老友也不为过。
但梅近水和上官玉堂,都没把这话当真。
梅近水当年去北狩洲,曾邀请萧青冥当北狩洲老二,萧青冥不想屈居人下离开,这抢地盘的梁子就已经结下了,萧青冥没报复是找不到机会,岂有忍气吞声不计较之理。
而上官玉堂也没把萧青冥当真战友,因为其他人打窃丹之战,是为了苍生不惜一死。
萧青冥则不同,有战功不假,但很惜命,只打有把握的仗,战后算酬劳算的很清楚,算是雇佣兵,付过钱后就和东洲两不相欠了。
往日和萧青冥互称道友,奉为座上宾,是因为萧青冥自喻正道中人,所作所为也配得上正道’的称号,不可能与其疏远结仇。
如今萧青冥出现在封印太阴神君的永夜之地,可以说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上官玉堂还把这样一个山巅强者当朋友,对方一开口就放下兵刃笑脸相迎,那就是脑子有水了。
上官玉堂想撤开身前的玄武盾交谈,但忽然发现背后的左凌泉,眼神冷峻望着萧青冥,手还抱着她,
完全没松开的觉悟。
左凌泉抱姑娘的手法,就不再这里重新赘述。
上官玉堂和左凌泉亲热过好多次,但真被摸到胸脯,还是头一回!
感觉到胸前有力的大手,上官玉堂心中一沉,以心声训道:
“摸够没有?“
左凌泉心思全在萧青冥身上,还真没注意,此时才发现,掌心柔软温热,握着一团单手握不住的东西,手感如莹莹和静的评价,是真的好!
!!
左凌泉下意识捏了捏大团儿,又迅速松开,持剑悬停于空站好,表情如心系苍生的圣人。
上官玉堂感觉到了左凌泉的小动作,心中自然恼火,但这时候没法计较,也就算了。
她移开玄武盾,在九天之上显出身形,眼神淡漠,如神明鸟瞰大地之上的蝼蚁:
“萧青冥,你给本尊解释一下,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萧青冥能笑脸相迎,肯定是察觉到了取胜把握不足十成,有出意外的可能,不想赌。
听见上官玉堂的言语,萧青冥轻叹一声解释:
“萧某甲子前在北海寻觅机缘,不慎落入海中暗流,出来就到了此地,难以脱身,被困住了。两位道友是怎么来的?”
上官玉堂没有被绕开话题,眼神冷漠继续质问:
“你确定不是为了寻觅长生契机,才到了此地?“
萧青冥摇了摇头:“此地确实是封印太阴之地,但靠萧某一己之力,又如何把封印打开?上官道友起疑理所当然,但也得考虑实际情况。“
梅近水带着准莹莹,站在萧青冥的后方,开口道:
“萧青冥,此地就我等五人,何必说这些场面话。如果都死在这里,也别提什么正邪了,我们啥也不是;你如果有恢复战力的法子,坦诚布公说出来,恩怨咱们出去再谈;如若不然,我等只能先把你解决,再谋求逃出生天的法子了。“
萧青冥回头看了眼,又望向上官玉堂:
“上官道友,你我都是正道中人,萧某一生行事,天下道友都看在眼里,战神’的名号,也是正道道友所赠,并非自封。您确定您要联合一个异族首脑,对我萧青冥下手?”
崔莹莹见萧青冥挑拨离间,开口道:
“我师尊再邪道,也是‘心中有道’的妖女,求得从来不是个人长生。“
梅近水微微抬手,示意崔莹莹不必替她解释。
上官玉堂望着萧青冥,继续道:
“先不论你出现在此地的缘由;你遗落此地,被困甲子有余,如今气势与巅峰之时无二,此地灵气稀薄难以支撑修士修行,你如何获得的补给?”
萧青冥笑了笑:“散修都是生存狂,萧某玲珑阁里别的不多,吊命的天材地宝能支撑萧某活到死,难道这也有错?“
萧青冥根本没有说实话的意思,再聊下去只是瞎扯皮。
上官玉堂手持金铜,平淡道:
“你既然是正道中人,就该有正道修士的觉悟。本尊的信誉,九洲人尽皆知,你把玲珑阁交于本尊,
本尊带你出去,所以物资双倍奉还。若不肯,本尊只能自己来拿,相较于你,本尊更相信自己。“
萧青冥叹了口气:“上官道友未免太霸道了些。“
“我上官玉堂霸道不是头一天,我坚守之道,就是正邪两道不能违逆的天条。“
上官玉堂声音渐冷:“本尊最后问你一句,你交还是不交?“
说话间,女武神的巅峰气势逐步展现,可怖威压,甚至驱散了漫天风雨,气势之强,连梅近水有些怀疑,玉堂前日的伤势是不是装的。
东洲女武神的暴脾气在九洲深入人心,全力施压之下,同级仙君都知道硬碰硬没用,多半会退步,萧青冥自然感觉到了压力。
但萧青冥本身不干净,交了玲珑阁等于束手就擒,哪里肯答应这无礼要求。
在和谈无果的情况下,萧青冥收敛了笑意,眼神化为阴冷:
“本尊好言相待,是不想妄生争执,你真以为本尊忌惮你‘女武神的威名?放在九洲,本尊确实会避你的锋芒,但在这里,你和梅近水加起来,又能发挥出几成战力?“
说话之间,萧青冥气势浑然一遍,魔煞之气从周身涌出,犹如裹挟黑色雾气。
在四人注视下,萧青冥左眼化为墨瞳,气势也节节攀升,犹如一尊天外魔神,从九幽地底缓缓爬出。
上官玉堂和梅近水脸色同时一变,瞧见此景,瞬间明白了萧青冥遗落此地,为何还能保持全盛之姿一萧青冥直接吃了天魔残躯,以天外生灵血肉为养料,恢复了自身实力。
吞噬外物获得力量这行为太常见,凡人吃饭都属于这范畴,魔道修士也能靠炼化他人,获得他人力量,像是上官玉堂炼化窃丹残魂,也是基于这种原理。
但这种方法的副作用显而易见一谁吞谁只看谁更强。
上官玉堂到现在都没摆脱被静Ц缮娴木秤觯随着静燥逐渐成长,她甚至有被反向操控躯体的趋势;
吞噬一只上古天魔的残躯,会演变成什么用臀儿想都能知口道。
萧青冥现在还保留神志,看起来依旧是人,但浑身散发的魔煞气息,已经足以说明其遁入了魔道,往后就算不被天魔彻底吞噬,也会和天魔残肢融为一体,变成一个不属于九洲生灵体系的怪物。
这种东西,是正邪两道都不允许出现的,因为从萧青冥吞下天魔残肢那刻起,他就已经不再是人,连妖都不算,从根本上已经背叛了九洲天地。
梅近水沉声道:“大胆贼子,身为九洲生灵,竟敢以肉身饲育天魔,你可知这是何等罪过?“
上官玉堂脸上少有的当众显出震怒:
“你找死!”
萧青冥灰色长袍迎风招展,身形缓缓升起,面容凶戾狂傲,如同魔神看向脚下的虫牙:
“你们太小看我萧青冥了,是天魔以肉身供养本尊,本尊生而为人,岂会成他人脚下鸡犬!”
上官玉堂眼中显出杀意,沉声道:
“不计代价速速斩杀,切勿让他逃出此地。“
梅近水知道轻重,萧青冥成长起来,飞升天外还好说,要是没飞出去,跑回九洲大地,那带来的肯定是一场正邪不分的大乱。
“莹莹!“
梅近水身形腾空而起,长发随风飘扬,双手抬起施展纯阳雷法。
崔莹莹紧随其后,施展术法给梅近水助力。
上官玉堂作为能打能抗的武修,在脆皮术士、剑修在场情况下,自然是一马当先充当盾牌顶住火力。
但术士和传统武修的差距,在永夜之地展现的很明显。
武修大部分靠自身底蕴,虽然出手场面不大,但哪怕在灵气枯竭的地方,战力损失也不会太多,适应力极强。
而术士强横战力,取决于对天地之力的调用,在没有灵气的情况下,术法只能靠自身气海支撑,能发挥的上限天壤之别。
而且梅近水是青龙神使,在此地被太阴之力完全压制,根本没法召唤青龙幻象,再加上身体有伤气海空虚,抬手凝聚出的雷云,看起来和强化版怂怂没啥区别。
上官玉堂手持金铜,玄武盾悬浮于身前,眨眼已经冲到萧青冥近前,余光发现梅近水‘就这?’,也放弃了当坦克的想法,改为手持双锏,背后拖两道黑白尾迹,起手就全力以赴,来了一记神屠!
左凌泉气海充盈就是全盛,在极阴之地背靠古神太阴,基本上就是神使站在守护神眼皮子下面打架,
能发挥的战力远超平时。
在玉堂冲阵之后,左凌泉当空一剑,从侧面直逼萧青冥。
但萧青冥是散修,啥都会,就是不会堂堂正正刚正面。
萧青冥在窃丹之战时,见过上官玉堂的神屠,如今这一击撼动神明的杀招,肯定比当年恐怖,他不觉得金身能正面抗一下,当即选择飞身后撤,同时抬手掐诀:
“搬山!
言出法随,整片山野开始移动,连带着重力也开始扭曲,产生了错综复杂的乱流。
轰隆隆当空冲阵的上官玉堂被乱流撼动,开始上下颠簸,左凌泉更是被甩的当空乱飞。
“定海!”
梅近水抬手掐诀隔空斗法,试图压制天地轮流,但重伤体魄让她在对抗一名仙君时,产生了些许有心无力,没定住。
不过即便如此,上官玉堂也得以稳柱了身形,掠过山野继续追击。
上官玉堂余光瞧见左凌泉被重力乱流扯的当空打转儿,想开口呵止,让他退回去。
但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左凌泉转了两圈儿后,就眼神一沉,腰间玄冥剑出鞘,单手掐诀沉声道:
“玉堂敕令,八荒朝礼,以血为契,剑镇九垓“
??
上官玉堂一愣,没想到左凌泉在这种时候,会用她教的封魔剑阵。
此地连灵气都没有,怎么结剑阵?
再者就算结出来,一个玉阶后期修士,怎么压制一位仙君?你当你是化身阴阳神使的吴尊义?
但接下来映入眼帘的场景,还是大棍捅屁股,让看遍大场面的玉堂和梅近水开了个眼。
左凌泉口吐法决,手指轻弹,一滴血珠落在了玄冥剑上。
嗡一极暗天地传出一声嗡鸣。
染血仙剑当空落下,扎在大地之上。
轰隆―
地动山摇的旷野,在仙剑落下的瞬间,肉眼可见下沉数尺,不少山头直接被压成了平地。
不可抗拒的浩瀚巨力当空压来,积雨云猛然下坠,就似天幕塌陷,结结实实砸在了大地之上,天地恢复了月朗星稀!
身在空中的五人,连左凌泉自己都被直接压回了地面,梅近水和萧青冥施展的术法也直接消散。
萧青冥和梅近水,乃至后面的崔莹莹,都露出了震惊之色,连左凌泉自己都没想到威力能这么大。
上官玉堂同样惊异,但作为冲锋陷阵之人,也不至于忘记找机会。
她当年创下封魔剑阵,就是为了对付术法通天的对手,此时剑阵有用,双方就只能拼体魄战力,她堂堂女武神能怕一个萧青冥?
上官玉堂没有半点迟疑,手持双锏大步飞奔,直击表情错愕的萧青冥。
左凌泉没有了术法干扰,手持青锋宝剑再度逼近,还颇有气势的来了句:
“雕虫小技,也敢班门弄斧?!“
这句话,其他四人其实都听不懂啥意思,但能明白是在嘲讽。
萧青冥震惊归震惊,反应并不慢,迅速掐诀,发现剑阵没法撼动,就浑身一震,整个人化为了不倒苍松,对着正面就是一拳冲出。
轰一萧青冥在永夜之地,也只能依靠气海储备,带起的动静没有使天地变色,但这一拳威势依旧骇人,至少没坠了仙君的名头。
王者荣耀之无敌逆天外挂 咬金陪你玩
月光下的苍茫大地,在一拳之下撕裂出了一条漫长峡谷,拳风所过之处万物尽成齑粉。
但没人能正面破上官玉堂的防,早已是九洲定论,老剑神巅峰一剑都不一定能正面破阵,萧青冥算个老几?
上官玉堂大步奔行如金色龙蟒,顶着玄武盾正面撞上了摧山震海的风,身形只是稍微凝滞,就撞出了一道缺口。
轰隆一上官玉堂哪怕体魄受创,脸颊已经涌现青筋,眼神依旧不失狂热,咬牙怒喝一声:
“破!”
气劲在大地上炸开,冲击波往周边扩散,把爆裂气劲硬给顶了回去。
轰轰轰―
地动山摇。
左凌泉一个小脆皮,肯定是养不过玉堂,这时候跟在玉堂背后疾驰。
等到双方距离拉近,左凌泉猛然从盾牌上方跃起,抬手便是一剑,在星空之下带出璀璨白芒。
飒―
萧青冥对左凌泉一直有所提防,刚才一记剑阵下来,戒备更是拉到了极点。
虽然左凌泉看起来境界低微’,萧青冥对这一剑并没有半分小觑,手腕轻翻御出了一面龟背盾。
龟背盾取玄武后裔的龟甲打造,可能比上官玉堂的黑盾逊色,但也是仙君用来护身的至宝,用途只能是针对其他几名仙君,防御力不言自明。
萧青冥按照应对仙君的规格,来对付左凌泉,按理说万无一失。
但萧青冥和修行道脱节一甲子,已经不晓得现在的年轻人,变态到了什么地步。
左凌泉手持天官神剑,从玉堂上方跃出,瞧见面前竖起巨盾,想也不想就一剑刺出点在了龟盾之上。
叮一萧青冥并未察觉到浩瀚剑气爆发,但下一瞬,就听见了一声:
嗡一左凌泉猛震剑锋,剑尖附近顿时显出空间震荡,扭曲波纹往外扩散。
原本万法不破的盾牌,在空间撕裂下完全成了摆设,几乎没产生停滞作用,就从中心化为了童粉。
?!
萧青冥眼神流露出和张芝鹭一样的震惊和茫然。
上官玉堂早已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左凌泉这一剑可谓神挡杀神,理论上只要是实体,没有做出妥善应对,就必然在无数空间裂隙被搅为粉碎。
但这一剑的缺点也比较明显,那就是比较慢,除非插进对手身体,不然波纹扩散的速度连张芝鹭都能躲开,更不用说萧青冥了。
趁着萧青冥面对一招鲜’的转瞬茫然,上官玉堂抓住机会手持双锏高高跃起,在龟盾尚未粉碎之前,就祭出了最强杀招。
这次男女合击,没有任何沟通,却行云流水衔接的毫无瑕疵。
萧青冥刚发现龟盾无端化为齑粉,一道金裙人影就撞破了龟盾,手持双锏朝他头上砸来。
金锏拖着两道尾迹,蕴含的狂暴力量能把九尾狐一击打穿,萧青冥要是能无损硬抗,就违反这片天地的常识。
萧青冥瞳孔猛地一缩,饶是反应极快,往侧方腾挪躲避,左半边身体依旧被一击砸为虚无。
轰隆一三人所处的大地猛然凹陷,为方圆数里的半圆。
左凌泉哪怕身处背后,距离太近都被玉堂爆发的气劲给震的往后飞去。
萧青冥在气劲爆发瞬间,已经把身体拉入撕开的空间裂隙。
但吃了个’一招鲜”,躲闪太过仓促,左臂、左胸、肩头依旧被瞬间砸的粉碎粉,左腿都被刮的可见腿骨。
如果不是上官玉堂受伤加上气海空虚,影响了出手力度,这一击足以瞬杀萧青冥。
上官玉堂一击得手,脸色已经显出些许苍白,迅速提盾改为防御姿态,往前疾冲想要补刀。
左凌泉在抗住气劲冲击后,也提剑而上。
但让两人错愕的是,从空间裂口飞出来的萧青冥,半截身体尚未落地,一团肉块就从远处飞来,撞在了萧青冥身上。
肉块足有数丈方圆,触及萧青冥身体,就迅速扭曲变形。
萧青冥的肩膀、胸口,uu看书www.uukanshu.com 也涌现出无数黑色肉芽,和肉块纠缠,等落地之时,便已经填补了身体的缺口,化为了崭新的半边身体。
?!
左凌泉和上官玉堂齐齐止步,目光惊异。
萧青冥残破驱体顷刻间复原,但显然不是没半点代价,狰狞面容显出了几分病态,他冷冷注视两人一眼后,就往夜幕中飞遁。
上官玉堂全力一击之下,气海已经见底,但瞧见此景,还是飞身冲了出去:
“吞噬天魔残肢需要炼化融合,别给他机会。“
让萧青冥再度恢复全盛,他们很可能再无应对之力。
左凌泉没有片刻迟疑,飞身和玉堂并驾齐驱,但刹那就被玉堂甩开,最后只能抓住玉堂的手腕,被拉着提剑追杀。
仙君全力爆发逃命,用瞬息千里来形容也不为过,没有武修底子的梅近水和崔莹莹根本追不上。
一前一后三道人影,不过刹那已经掠过山川湖畔,往大陆深处飞了近万里。
在永夜之地难以补给,上官玉堂强行追击消耗巨大,萧青冥其实也强不到哪里去。
萧青冥不是纯粹武修,极限速度没上官玉堂快,眼速度被拉近後,在一座巍峨山壁前停下身形,转身再度手掐法决:
“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