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纜鎮語錄-豆腐阿婆軼事

纜鎮語錄
小說推薦纜鎮語錄缆镇语录
豆腐阿婆轶事
一、人物表:
①豆腐阿婆–叶秋燕。
②初恋情人–邰宛兵。当兵,逃到台湾。
③前夫–彭匈。做戏的。
④后夫–生姜阿公。邰宛兵之弟。
二、小标题:
①豆腐姑娘:叶秋燕与邰宛兵的故事。
②豆腐大嫂:叶秋燕与彭匈的故事。
③豆腐阿婆:叶秋燕与生姜阿公的故事。
豆腐阿婆轶事
一、豆腐姑娘
豆腐阿婆是我的邻居,也是什么的远房亲戚。
如果不是这次制作身份证,我也许一辈子也不会知道豆腐阿婆的名字以及她背后的传奇故事。
这次制作身份证,我负责登记材料,轮到豆腐阿婆时,才知她叫叶秋燕。
阿婆好名字,谁取的?
一叶知秋,燕儿南飞。我父亲早年教过书,他取的。
正巧那天我有空,便同阿婆聊天,于是终于聊出了她那传奇的一生。
阿婆早年是做石莲豆腐的。石莲生于深山密林,须披荆斩棘历经千辛万苦才能采到,然后晒干
,经过一番复杂的动作,才做成清凉可口的石莲豆腐,置于木盘中,若食用,调上蜂蜜香精之
类,是夏日可口的饮料。
豆腐阿婆那时人称豆腐姑娘。豆腐姑娘逢市日在街上设摊叫卖,平时上山采石莲,或串村走户
零卖。
豆腐姑娘的石莲豆腐细腻、不老不嫩,清凉爽口,远近闻名。那时的豆腐姑娘是个十足的美人
胚子,也象她的石莲豆腐一样人见人爱。
但豆腐姑娘不屑于普通的追求者,因为她爱上了助在镇里一个当兵的,也许还是个小官吧!
那个名叫邰宛兵,家住附近村庄。一次,三个无赖想白吃她的石莲豆腐,而且口出污言,动手
动脚。
邰宛兵路见不平,一顿拳脚打败了三个无赖。
她看在眼里,记在心头,从此爱上了这个仗义的英俊军官。
他们的恋情被她父母亲知道后,死活不肯,当兵的不知今日明早,四处不定,而且打起仗来子
弹不长眼儿,活受寡天下谁可怜你!
于是父母亲强迫她改行做大豆豆腐,而且只准在本村卖,限制他们来往。
然而,脚长在她身上,父母亲也奈何不了她。她不管三七二十一,住进了邰宛兵的军营。父母
亲大怒,集族人百余将她抓回关进豆腐房,终日磨豆腐。
十个月后,她生下一个大胖儿子,父母亲才放她出来。本来父母要打掉胎儿,她以死相抗,才
得以保存。
当她抱着儿子去镇里军营找邰宛兵时,早已人去楼空,也不知他到哪里去了。
她大哭三天才止。
二、豆腐大嫂
后来,豆腐姑娘父母亡故,她一个人仍做豆腐。并抚养儿子,人称豆腐大嫂。
豆腐大嫂有一个远近闻名的雅好:热衷看戏,几乎到了痴迷的地步。附近十五里内,不管那村
做戏,无论刮风下雨,都少不了她的身影。
后来她爱上了一个做戏的,也就是《白蛇传》中演许仙的彭匈。
彭匈年轻英俊,一表人材,为人善良,但生性风流。
彭匈曾娶过二个女人,皆不明原因死去。
豆腐大嫂想下嫁彭匈时,去镇上找有名的算命先生小半仙算了一卦。
小半仙同她和彭匈都是熟人,知根知底。小半仙劝她三思而行。
不瞒大嫂,什么算命之类都是吓唬人的把戏!但我看彭匈这人生性风流,又长时在戏班与众多
女子相处,难免那个!彭匈曾娶过二女,死因不明,彭匈这人可疑。
于是她犹豫了一年。
不久,她的儿子生了重病最后不治而亡,一切花费彭匈都毫不手软,而且全程陪侍,令她感动
不已。
豆腐大嫂感动了,终于嫁给了他!
起初,她跟彭匈的戏班走村串寨,过足了戏瘾。
一年后,她与彭匈生了个女儿。为了带女儿,她重操旧业,又卖起了豆腐来。
一天,彭匈回家说:我又演上了新角色,是《铡驸马》中的陈世美,戏份很重!
她心里格登一声,似乎有不祥之兆的感觉。
不久,戏班里盛传:彭匈与演秦香莲的女角有染。
她起初不信,后来彭匈数月不归,才知事不妙。
她将女儿托与邻居,连夜赶往戏班,却扑了个空,班头说彭匈住院了。
她赶至医院,却见彭匈与秦香莲正在卿卿我我,抱在一起。
她大怒,冲入病房,扑,扑,打了这对狗男女每人一个耳光,又抓起桌上一个热水瓶,粉碎在
地,然后扬长而去!
后来经过班头调解,保证二人不再犯,并调整了角色,二人才重归于好。
一天,在街头被小半仙叫到僻静处,告诉了她一个惊人的消息:彭匈不但暗中仍同秦香莲来往
,而且租民房同居已数月,而租的房子确巧是小半仙妹妹家的。结果被去看望妹子的小半仙获
悉。
豆腐大嫂火冒三丈,问明了地方和具体房屋。
当她烧好晚饭,炒了七八个菜,而彭匈却不见人影,只叫人捎来十只月饼,说班头今晚请客,
不回来了。
豆腐大嫂静下心,安顿好女儿,怀揣一把新买的菜刀,直奔小半仙妹妹家。
果然,不出所料。
这对狗男女,俨然是一对夫妻!
豆腐大嫂在窗外听。
只听见哼哼一阵子之后,开始了令人愤怒的对话。
彭匈,你中秋节不回去,豆腐大嫂能饶你?
宝贝,只管放心!我早叫人带去月饼并说明班头请客了。
你呀!瞒了初一,过不了十五,想做长久夫妻,须想法子才行。
大不了离婚!
哼,这贼婆娘!离不了的!不如学一学潘金莲!
什么?想杀人!
哟。又舍不得了。
那里,那里!此事须从长计议,我既然有法子弄死前二个女人,还怕一个豆腐大嫂!
这时,站在窗外的豆腐大嫂不禁打了个寒战:天,原来彭匈前二个女人是被他用药慢慢毒死的

屋里二个狗男女于是你一句我一句计划起毒死豆腐大嫂的法子来。
正当二人决定明天开始行动时,豆腐大嫂顿时失去理智,破门而入,手起菜刀落,一刀砍向彭
匈下身,鲜血四溅,彭匈惨叫一声,昏死过去。
豆腐大嫂又把刀逼向惊恐不安的秦香莲:你这狐狸精,叫你演不成戏,勾不成男人!话音未落
,连挥四刀,将秦香莲一张粉脸变成了一张大花脸。
豆腐大嫂惨笑三声,扔掉菜刀,投案自首去了。
结果,豆腐大嫂被判刑六年。
宠妻之路
二人离了婚,女儿判给了彭匈。彭匈娶走了秦香莲,远走他乡了。
至于彭匈弄死前二个女人之事,则因查无实据,不了了之了。
六年后,豆腐大嫂刑满释放,仍干她的老本行。彭匈托人送回了女儿,使她的生活有了希望。
三、豆腐阿婆
年复一年。
当豆腐阿婆含泪送走了出嫁的女儿时,她被人尊称为豆腐阿婆了。
仍做她的豆腐。
人老年迈,力不从心了。除女儿偶尔来一次,豆腐阿婆日子甚为寂寞。女儿嫁的人家也一般,
无多大收入,豆腐阿婆日子甚为艰辛。
一封台湾来信改变了她的后半生。
县台联经过多方寻找,才找到她,她一生搬过八次家了。但信上写的叶秋燕女士收错不了,更
错不了的是台北邰宛兵令她刻骨铭心一生也忘不了。
天哪!邰宛兵还活着!而且在台湾当了大老板。
豆腐阿婆悲喜交加,马上复了一封信。
不久,邰宛兵托他弟弟(卖生姜的,人称生姜阿公)带来一大笔钱交给豆腐阿婆。并托生姜阿
公照顾豆腐阿婆。
生姜阿公前年刚死了妻子,也独身一人,虽然儿女众多不愁吃喝,但仍觉老来无伴。
一来一往。
不知什么时候,豆腐阿婆和生姜阿公有了那个意思。
但阿公的儿女死活不同意,说阿婆人名声不好声,杀过人,判过刑,令后辈脸上无光。
阿婆的女儿倒很理解母亲,十分支持。以母亲名义给邰宛兵写了一封长信,说明了事情原委,
并叫邰最好来一趟大陆。
转年清明,邰宛兵率妻子儿女二十多人回家扫墓。
邰宛兵给生姜阿公每个儿女各送了一大笔钱,封住了他们的口,并亲自主持了他们的婚礼,县
台联得知,叫电视台拍了专题片播放,此时,阿公的儿女们只好作罢了。
从此,豆腐阿婆和生姜阿公过上了幸福的日子。
他们搬进镇里的新居。
阿婆又卖起做姑娘时的石莲豆腐,风味依旧。
而阿公也没闲着,仍卖他的生姜。
后来据说彭匈治好了伤,领着整过容的秦香莲来看女儿。
而女儿却硬不认他。
于是只好作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