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都市帝王贅婿 txt-,分享

都市帝王贅婿
小說推薦都市帝王贅婿都市帝王赘婿
伍氏孤儿的四周被高高的栏杆围起,虽然已经入春了,但院内的绿植依旧是一副干巴巴的模样,无力地低垂着头,偶尔会被那些不守规矩的孩子们践踏。
院内新修了一个秋千,因此一般不怎么有人来的院子里也热闹了起来。孩子们兴高采烈地排着队,轮流坐在秋千上荡着。他们都很喜欢这种飞起来的感觉。
白色的栏杆围绕在院子的周围,但因长期不打理,它已经饱受雨雪风霜的摧残,变成了暗黄色的。这些栏杆很高,正好挡住了暖和的太阳光。
“好了,现在到我了。”一名身穿白色小裙子的卷发女孩毫不客气地一把推开了排在她前面的黑发男孩,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毫无愧疚地坐上秋千,高兴地笑着。
她荡了起来。为了不被秋千撞到,那名看上去有些生气不满的黑发男孩也只能为了安全往秋千的左边退去。他撇了撇嘴,尽管嘴上没有大声抱怨,但眼神里却早已满是冷淡厌恶的情绪。
但没有人会注意到黑发男孩。换句话说,他们都对他避之不及。所有的孩子们都站在了秋千的右边等待。当然,也有人是例外。
一位白色长发的女生抱着一本书来到了院中。她右侧的刘海较长,正好遮住了右眼。
所有人看见了她都很厌恶地往后退了退,有人发出了怪叫声,也有人向她翻着白眼,人群中也隐隐约约听见有人在骂着“单眼怪”这样的话。
女孩像是习惯了这样的情形,一副不在乎的模样,继续走向秋千。她没有看别人,而是直径地快步走向站在不远处的黑发男孩身边。
“汤姆,”白发女孩伸手轻轻捏了下黑发男孩垂在身体两侧的手臂,对他眨眨眼,“又是她?”
汤姆看着白发女孩,并未躲避她对自己的举动,自然地向她靠近了些,微微点了点头。
“哈,这个艾米•本森,”女孩看着正得意洋洋地玩着秋千的本森,恶作剧般地扬起了嘴角,又随即把视线落回在汤姆身上,打趣道,“我怀疑她挺喜欢你的。”
汤姆听到女孩的话立马露出一副厌恶至极的表情,他微微皱起眉,盯着身旁女孩的眼睛,语气有些恼怒,“芙尔希蕾娅,我真心建议你别在看那些没有脑子的恋爱小说了。”
“别告诉我你真想当那个男主。”芙尔希蕾娅并不理睬汤姆的否认,而是突然一个箭步冲到艾米•本森的面前。
艾米•本森也没想到芙尔希蕾娅会这样不顾安全地冲过来,排着队的孩子们都惊呼一声,眼看秋千连带着艾米•本森的人就要冲过来撞到芙尔希蕾娅,很多人都惊恐地叫了起来,但他们所想的那样悲惨的场面并未发生。
就在秋千迅速下降,要撞到芙尔希蕾娅时,它突然超自然地,如时间停止一般,静止在了半空中。
秋千上的艾米•本森被吓坏了,她愣在了秋千上,好久后在周围惊慌失措的人群中猛地缓过神来。
“怪胎!”本森尖叫着,她的声音本就刺耳,这样一吼让芙尔希蕾娅更是不适地皱起了眉。但本森并没有注意到这些,脱离地面的恐惧占据了她的大脑,她颤抖的双手紧紧地抓紧了秋千上的麻绳,像是在抓救命稻草一般。
钓人的鱼 小说
本森怒视着芙尔希蕾娅,她尽可能地放大自己的音量来想让芙尔希蕾娅感到害怕,嘴中说着毫无威慑力的威胁的话:“你不可以伤害我!你会告诉科尔夫人的!你,还有里德尔,你们两个怪胎都会受到应有的惩罚!”
“哦。”
芙尔希蕾娅淡淡地撇了眼本森,紧接着便不紧不慢开始看起手中的书来。
“你!”本森涨红了脸,她悬空的双腿焦躁地在空中晃着。她几次大喊着芙尔希蕾娅,但都没有得到回应。
后来,她开始向周围的人求助,可那些孩子们大多数都无情地撇下了她离开了院子,唯独几个关系和本森不错的小姑娘还站在原地。
他们是想上去帮忙的,但看见站在一旁的里德尔后,就止住了想要上前的脚步,无措地定在了原地,焦急地看着本森。
“放我下来!”本森近乎怒吼道,但对面的芙尔希蕾娅像是与她隔绝了一般,并无举动。
“求你了…”心中的不安打碎了本森最后的自尊心,她的眼泪不值钱地一滴滴往下落,从高高的空中坠落,落在了泥土中。“是我不对,我保证,我以后不会插队的…”
芙尔希蕾娅终于抬起头来,重新看向了艾米•本森。接着,她又把视线移到了汤姆身上。
汤姆站在一旁,对芙尔希蕾娅点点头,接收到信号的芙尔希蕾娅会意后便照做了。
只见秋千又重新动了起来。本森本是感到惊喜万分,她以为自己要获救了,但还未等她脚碰到地面时,秋千早已加快了速度在空中摇晃着。本森像是被什么粘在了秋千上一般,怎么也下不来。
“哇啊啊啊啊!”本森大声惊呼着,她的伙伴已经吓得两腿发抖了,其中有一个年纪较小的小姑娘竟被吓得大哭了起来。
芙尔希蕾娅看着快速摆动的秋千和脸色惨白的本森,并不觉得害怕或是愧疚。她像往常一样笑着小跑到汤姆身边,像是在讨论什么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一样:“怎么样?”
汤姆脸上的笑容已经回答了一切。
芙尔希蕾娅望着秋千上不断呼救的本森,心想着在吓她半分钟的时间就好了。可事与违愿,总有人打断他们的计划。
“你们在做什么!”
科尔夫人惊恐的倒吸一口凉气,大步向本森奔来。虽然秋千上的不是她本人,但她的脸近乎和本森一样吓人的白。
科尔夫人本是想靠自己的力量把本森抱下来的,可秋千速度实在是有些快了,她无法做到。她便狠狠地瞪着正在站在一边一脸事不关己模样的芙尔希蕾娅•鹤。
“我不希望我再重复第二遍,所以请你现在,立刻,给我解开!”“否则今天的晚餐你们两个就都别想吃了!”她怒气冲冲地威胁着。
其他的对于芙尔希蕾娅来说都是小事,不足为道,但食物不行。伍氏孤儿院给孩子们吃的东西本就不足,外加上她与汤姆都是被众人排挤,所不喜欢的。所以他们经常被安排在队伍的最后,也正因此,他们常常打到的都是最后没人要的饭。
可芙尔希蕾娅鹤和汤姆都不喜欢旧的东西。没有人会喜欢。
无奈之下,芙尔希蕾娅最终只好妥协:“…是,科尔夫人。”
她的话音刚落,左右摇摆的秋千幅度就变得越来越小,最后停在了原位。艾米•本森看了眼芙尔希蕾娅,在对上她墨绿色的左眸时,又立马收回来了视线,低着头,奔向了她唯一的依靠——科尔夫人。
她与口中还在不断呵斥着芙尔希蕾娅和汤姆种种错事的科尔夫人快速地离开了院子,消失在了拐角中。而那些愣在原地的其他孩子们,在汤姆的视线落在他们身上时,就立马识趣地跑开了。
现在院子里只剩下芙尔希蕾娅与汤姆。
夏日的风带着微热的温度从栏杆的空隙里迎面而来,院中几棵树也早已从新芽中长得郁郁葱葱。
希尔芙蕾雅在风中有些睁不开眼,她只好眯起眼睛看向汤姆。她看见汤姆正一步步向自己走来。
到芙尔希蕾娅身边后,汤姆拉起她的手,带着她向秋千跑去。
绑在秋千上的麻绳已经有了点磨损,在坐上去荡的话会有一定的风险。
“真可惜。”汤姆嘀咕了一句。
但芙尔希蕾娅知道他指的不是这个。
随后,芙尔希蕾娅笑着反握住汤姆要松开的手,带着它抓住了麻绳,“没事的,汤姆。”
汤姆看了眼芙尔希蕾娅,又看了眼秋千,最终选择坐了上去。
“那么,”芙尔希蕾娅靠在吊着秋千的栏杆边上,向右倾了倾身子,对汤姆眨眨眼,她的声音与眉眼里都含着笑意,“我要开始推喽——”
话音刚落,汤姆便感到秋千开始晃动了起来,随着身后女孩推力的加大,秋千也随之荡得越来越高——但始终都与地面保持着安全的距离。
风开始吹得更大了些,温和地拂过汤姆的面颊,院中的树也被吹得沙沙作响。光在秋千荡到最高点时正好落在了汤姆身上,光热散落在风中,在指尖流动着,即使转瞬即逝但仍留有余温。
这让汤姆有一种自己飞起来了的感觉。他肆意地飞着,脱离了潮湿的泥土陆地,离压抑的孤儿院远远的,与光相拥。
这种感觉,他很喜欢。
“阿尔芙——”汤姆开口大声喊着芙尔希蕾娅的名字。
芙尔希蕾娅抬起头望着汤姆的背影:“什么——”
“再荡高点——”
“可是你会摔跤的!”
“你会保护我的,不是吗?”
穿越,神醫小王妃 小說
“我当然会接住你——”
“你跑到我前面来!”
“什么?”
一纸契约,惹上冷情总裁
芙尔希蕾娅疑惑地止住了推秋千的动作,自己往汤姆的正前方跑去。
他看见一向不怎么笑的汤姆嘴角扬起,汤姆笑起来很好看。他的笑容很浅,但足以展现他心中的愉快。
微醺的风把芙尔希蕾娅吹的有些陶醉,她还未从他的笑颜中清醒,就听见秋千上的黑发男孩大声喊道:
“我的意思是,接住我——!”
话语间,汤姆就从秋千上突然跳了下来。芙尔希蕾娅的立刻清醒了,她的心跳顿时漏半拍。她慌张地冲向汤姆,不知所措地找着他要落下的位置,伸出手要去接住他,结果她却被自己没跟上节奏的步伐绊倒,一下子跌在了泥地上。
她的余光撇到汤姆小小的身影在空中下落,最后到了自己的身旁。
人紧张时身体是没有疼痛感的。芙尔希蕾娅双手撑地,立马抬起头看向一边的黑发男孩。
“有没有事…你…”她快速地爬起身小心翼翼地握住汤姆的手,拉着他起来。
黑白之矛 小说
在她看见汤姆脸上还带着笑容后,她悬着的心就有了着落。
“里德尔先生,”芙尔希蕾娅送来汤姆的手,她的双手交叉抱在一起,故作生气,“如果可以,我觉得我有必要在你下次掉下来的一瞬把软泥土地变成石头路。”
“真是狠心,阿尔芙。”汤姆也跟着故作难过的撇撇嘴,“我以为你会接住我的。”
“我当然会。然后我事后因为手臂骨折被送去医院。”
“我才没有那么重!”
“嗯嗯嗯。”芙尔希蕾娅敷衍地推开了冲过来的汤姆,反手就拉住了他伸过来的手,带着他一起找了个迎风的地方坐下。
“我觉得你倒是挺重的,毕竟拽人的力气这么大。”汤姆嘴上不满地嘀咕到,但身体倒时很诚实地向芙尔希蕾娅靠近了些。
“汤姆。”
“嗯?”
“吹吹风。”
“为什么?”
“好让你喝醉了的大脑清醒清醒。”
“……”
汤姆用一只手撑着脸,看着孤儿院高高的栏杆,芙尔希蕾娅则是在风中眯着眼,打着哈欠,柔和的风总能抚平焦躁的情绪,这让她感到了略微的困意。
二人靠在一起,但都沉默不语。
芙尔希蕾娅困意渐起,摇摇晃晃地坐着,最终还是靠在了汤姆的肩头迷迷糊糊地闭上了眼睛,任由着汤姆去摆弄她的头发。
“你知道吗,阿尔芙。荡秋千时我感觉我是自由的,那种飞起来的感觉真的很棒。”
耳边是男孩的说话声,但芙尔希蕾娅并未回应,只是静静的听着。不管是汤姆还是她自己,都很喜欢这样的相处方式。
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听另一个人不紧不慢地述说着什么,时间好像也要为此刻的他们所停留。
“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我离开了孤儿院,很轻松,我很高兴。我想飞得更高,所以一开始我的确是想让你再荡的高一点。但是听到你的声音后,我就改变了主意。”
“我想逃离这里。但我不会忘记,你还在这里。”
“知道吗,在秋千的最高点,有光落在了我身上。我想去抓住它的,但我没有。”
“是呀。”一直不语的芙尔希蕾娅突然握住了正在玩自己头发的汤姆的手,指着自己,笑了起来:
惊奇百怪来惹吧
“毕竟,你的光,在这呢。”
“你没睡着啊。”汤姆有些夸张的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你希望我睡着吗,先生?”
汤姆眯了眯眼,轻笑出声,答道:“当然不。”
两人四目相对,接着都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许久,二人一齐站起身。芙尔希蕾娅哼着不知名的小调走在前面,时不时把目光放在了身后的汤姆身上。然后刻意地大声咳嗽了几下,“别看路,看我。”
“那我摔了怎么办?”
“我会接住你的,所以快看我。”
“知道了,阿尔芙。”
听到回应的芙尔希蕾娅偷笑着,但仍装作正经地走在前面。
黄昏将近,落日的余晖染红了天角,熠熠生辉。一点点黄晕在渐渐暗下去的街道中被点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