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穿書後我靠便利店帶太子逃荒 線上看-第六十八章 他察覺到了分享

穿書後我靠便利店帶太子逃荒
小說推薦穿書後我靠便利店帶太子逃荒穿书后我靠便利店带太子逃荒
“人生在世,总有些不得已的苦衷,你说对吗?”周鹏飞放缓脚步配合着白璐,踩着被雨水打湿的树叶。
白璐呼吸着雨水潮湿又带着土腥的味道,听着雨水打在油纸伞上的滴答,把包着文书的布包往怀里又紧了紧。
“你是不是认识李清年?”白璐还记得当初在沧浪河边周鹏飞试探自己的事,她低着头放轻了脚步,避开地上的水坑。
“我也不知道。”周鹏飞看出白璐在躲避水坑,嘴角勾起恶意的笑,一脚踩在正好到他们中间的水坑,泥水溅了脏白璐的裤脚。
白璐恶狠狠瞪了周鹏飞一眼,“你不说实话,神仙都帮不了你。”
小样,这笔账她会还给周鹏飞的。
不过反踩回去这种事,她才不会做。
谁让她穿的布鞋,不像周鹏飞那么有钱,脚上登着的是牛皮靴。
周鹏飞还不至于让她豁出去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这确实是实话,”周鹏飞见白璐没有反击自己,也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些幼稚,“我只是觉得他很熟悉,但他做的许多事,却不像我认识的那个人会做的。”
“你认识的那个人,是什么样的?”白璐很好奇,她对这里的人都算有了解,唯独周鹏飞,书里没有怎么介绍过,接触下来也和书中所描述的极为不同。
“他是个很糟糕的人。”周鹏飞笑着道,只说了这一句就停住了,明显不愿再说下去。
“既然糟糕,你还这么念念不忘?”白璐却是不想放过这个了解周鹏飞的机会,顺带如果还能抓到李清年的把柄那就是是一箭双雕了。
“有些人,天生就会在别人的记忆里生根。寻常不会想起,可一旦有了契机,就会越来越清晰。”周鹏飞仿佛陷入了回忆,语气有些悠远,混在雨声中有种蛊惑人心的意味。
“你这样,倒像个思春的少女。”白璐笑出声来,她没有去看周鹏飞,因为周鹏飞于现在的她来说有些太高了,看他看久了会累。
Knitter’s High!
所以她也就错过了周鹏飞脸颊上一瞬间的青黑。
“他确实是许多少女的梦。”周鹏飞恢复成寻常的模样,重新变回那个万事不过心的浪荡公子。
“你们是好朋友?”白璐锲而不舍,她就不信这么长一段路,她不能从周鹏飞这里套出些什么话来。
但她很快发现,她确实套不出来什么。
“他不认识我。”周鹏飞说的话很像是实话,可却没什么信息量。
因为白璐其实能确定,周鹏飞想找的这个人就是李清年,但李清年因为各种原因掩藏了锋芒,所以周鹏飞不敢确定。
她更想知道的,是周鹏飞是个怎样的人,为什么要找李清年,李清年又有什么弱点,这些才是她最在意的。
而接下来的路上,白璐一点点提出自己的问题,周鹏飞却都似是而非的避开,没有正面回答,也没有表露出其他多余的情绪。
雨势越来越大,白璐的裤脚已经湿了大半,尽管油纸伞还算大,可周鹏飞和白璐之间的距离还是被迫拉近了。
长随头上的芭蕉叶已经从一片变成了三片,但他整个人基本已经快成了落汤鸡。
“他们几乎快靠在一起了,是时候了吗?”站在树上的宋潜盯着下面的人,转头低声问道。
跟他一起行动的郭立一直是很不情愿来做这事的,跟着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丫头,做这种无足轻重的事,他觉得在浪费自己的生命。
“你觉得可以就行了。”郭立只往下看了一眼,要不是李清年的命令,他绝不会在雨天往树上窜。
是嫌自己活得久想找雷劈了吗。
“主子说了,不能太刻意,你有什么想法?”宋潜想要动手,却又想起李清年的话,以及那时李清年的神态,还是没有轻举妄动。
“不就是让周鹏飞在白璐跟前出丑吗,随便让他摔个狗吃屎不就成了,至于这么谨慎?”郭立不能理解李清年对白璐的重视,更不能理解宋潜居然还真的这么认真地执行李清年这没什么用的命令。
不就是他太子爷吃了醋,又不想让人知道,这才派他俩冒雨来跟着,一旦发现周鹏飞和白璐有亲近的迹象就打断,做那斩断红线的剪刀吗。
他身上背负的使命是保护太子,而不是为太子的情路铲除阻碍。
更何况,他并不觉得白璐配得上太子。
也不知道这小丫头给太子爷下了什么蛊。
“怪不得主子让你一起来呢,还得是你点子多,我还想着干脆假装强盗打周鹏飞一顿呢。”宋潜全盘接受了郭立的建议,从身旁折下一段树枝化作流光破开雨雾打向周鹏飞的后腿窝。
周鹏飞却像是后脑勺长了眼睛,突然拉着白璐换了个方向走。
“干什么?”白璐被周鹏飞猛地一拉,手里的布包差点掉在地上。
“那有个大水坑,你还想玩踩水游戏?”周鹏飞一脸无辜地指了指方才路上的大水坑,还扬起脸等着白璐表扬他。
白璐方才确实是分了神,她在回忆书里周鹏飞的往事,这才忘了看路。
若方才周鹏飞没拉她,她的鞋子只怕是真不能要了。
不过,至于拉得那么猛吗?
“谢谢。”但该谢的白璐还是得谢,她看了看周鹏飞被雨水打湿的左边肩膀,“要不我们先找个地方避避雨?”
“是啊公子,这雨也太大了,我浑身都湿完了。”长随连忙上来叫苦,他跟着周鹏飞是吃喝不愁,许久没受过这样的苦了。
他的里衣都湿完了,实在难受得紧。
“我倒是没事,但再晚些,府衙的人只怕就下卯回家了。”周鹏飞此刻却是很识大体,一心为白璐着想的模样。
白璐更觉得奇怪了。
周鹏飞这样的贵公子,在雨天里泥泞前行,果真是为了回家见老爹?
他和他爹的关系,也没有这么好吧。
“那就一鼓作气吧,等到了府衙我请你们吃饭。”白璐其实也不想耽误时间,把这四十九家人落好户,她还能拐点人也在长仙山落户。
宋潜看着自己那根掉在泥地上的树枝和完好无损的周鹏飞,直觉不对。
“他察觉到了。”郭立原本松散的神情也凝重起来,看着周鹏飞的背影,像是要通过他的衣裳看透他的心。